教育,不是家长以结果为导向的竞争

追逐利益的浪潮到达了顶峰,大家都在争先恐后,仿佛慢一点背后就是万丈深渊。从小就给子女灌输成功学,做任何事前都要挣得第一名,而忽略孩子在过程中的体验。而在这样背景下的父母,太容易对子女使用棍棒教育,把希望寄托在子女身上的父母,被成人世界的规则遮住了眼睛,看不到孩子身上的闪光点。

作家钱钟书的父亲,钱基博是一代国学大师,1929年钱钟书考入清华大学外文系后,钱基博还时长写信给他,一封信中说:“做一仁人君子,比作一名士尤切要。”随后一封信则表示,“现在外间物论,谓汝文章胜过我,学问过我,我固心喜;然不如人称汝笃实胜我,力行过我,我尤心慰。”希望钱钟书能够:“淡泊明志,宁静致远。望汝为诸葛亮、陶渊明。”

不管是家庭教育还是学校的教育,遗留给我们的优秀的教育案例,大多都是有关于品行的,是做人的道理,而现在的家庭教育,在父母的朋友圈流传的却是如何让孩子提高分数的技巧等等。

前几日,“北大毕业留学生拉黑父母10年不回家”发万字长文“痛诉”父母“肆意操控”的新闻引爆朋友圈,引发“家庭教育边界”的大讨论。同时也是一个成年人在面对父母恰当的教育后想要改善家庭关系的愿望,家庭教育是每个家庭必做的功课。而众多家庭教育悲剧,表面上看是偶然,其实背后都掩盖着以结果为导向的家庭教育“理念失范”的必然。而几乎所有酿成悲剧或惨剧的家庭教育,背后都有一个共同之处:我是父母,为了孩子好,我做什么有什么问题呢?

前段时间热映的电影《无问西东》中的沈光耀的故事发生在1937年,华北沦陷,清华、北大、南开的师资学子被迫撤离。以梅贻琦、张伯苓、蒋梦麟为首的教育界精英,携领数千人来到破落的昆明小城。沈光耀,是他们的一份子。沈光耀明确知道自己将要面对什么。一次窗外的眺望,他对军人产生向往。他心中萌发起止不住的激情,想去参军。却被母亲拦住。沈母搬出家训,对他说——身死名灭者如牛毛角立杰出者如芝草故不得以有学之贫贱比于无学之富贵也言下之意就是:我们不要用功名利禄,来评判人生的价值。不要因为追求人生的幻光,从而失去生命。在沈明白了生命的意义的时候,他选择加入飞虎队,与敌人近距离搏斗,不是被外界灌输来的,它来源于每一个孩子自身的品性。是在我们犹豫之后,做出的那个最忠于自己的决定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家庭教育,在家庭教育中,父母不能够操之过急,要让孩子体会到生命的意义

重视子女教育改变家庭命运的想法是很好,但要注意家庭教育的边界。当孩子降临到一个家庭,父母对其要有正确理念。除了亲子关系,还有社会关系。你抚育子女的过程,也是为社会教育下一代培养未来公民的过程。子女不是父母的财产,更不是父母实现个人梦想的替代品,子女有自己的人生,父母有义务用正确教育理念教养孩子,但没有任何干涉孩子正常成长道路的权力。教育子女也是为社会育才,得对子女的正当权益存有敬畏之心。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